您的位置:首页 > 财富故事 > 正文

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只有最聪明的人脑,才能去研究人脑

7月9日,“未来已来”全球人工智能高峰论坛暨中国(杭州)人工智能小镇启动仪式在浙江杭州未来科技城成功举办。

“未来已来”全球人工智能高峰论坛由浙江省人民政府指导,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ACM(美国计算机协会)、IEEE(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中国人工智能学会、浙江省委人才办公室、浙江省科技厅协办,余杭区人民政府、杭州日报报业集团、创业邦承办。

活动中,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发表了“关于机器智能与城市大脑,下一个十年登月计划”的主题演讲。

犀利观点如下:

1、因为是学生,比较容易受骗,相信了人工智能就是未来!

2、人脑能不能研究人脑,这是非常复杂的事情,就是大脑有没有能力去研究自己。

3、今天说人工智能,其实是这个世界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并不是人工智能发生了很多变化。

4、当公司内部能用好数据,变成一个企业财富时就叫做奔月计划,这是第一步。当整个社会能够很好的把数据资源变成社会重要资源时,我们把它当做登月项目。

以下为王坚的演讲全文,由创业邦整理,未经本人确认。

人工智能,关于意识的问题,关于情感的问题,今天谈人工智能,有一件纠结的事情,我们老把人可以做的事情和人工智能去比,我觉得千万不要去比,为什么,因为人拥有一个了不起的东西,永远没法比,这个东西叫做无意识,人工智能根本没法做。

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第一天说人工智能时,大家都在谈怎么让一台机器模仿人。我自己在杭州这个地方经历过三次,有人跟我讲人工智能是未来。我自己悟出来一个观点,把现在所谓的“人工智能”叫做机器智能会更好一点,这也是我今天想讲的三个很重要的观点——机器智能和城市大脑,下一个十年的登月计划。

机器智能

80年代初期,我在读大学,第一次在五几年人工智能这个概念被提出时,有四个图灵奖获得者,其中有一个叫司马贺,他在80年代初到过杭州。我作为学生听他讲人工智能,听得热血沸腾。因为是学生,比较容易受骗,相信了人工智能就是未来!

因为那次讲课,让我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做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选择。大家都知道可以从生物学的角度研究人,还可以从信息学的角度去研究人,对我来讲,我选择了从信息学的角度研究人,所以后来去修了关于计算机科学的课程。那是第一次让我知道原来有这么一个东西是值得探讨的,那时候所有人讲人工智能都是在讲机器,怎么让机器做一些人能干的事情。直到今天,你去查牛津字典的话,它解释的AI是什么,怎么让一台计算机去做人可以做的事情。

其实这里是有一个非常大的悖论,就是人脑能不能研究人脑,这是非常复杂的事情,就是大脑有没有能力去研究自己。

什么样的脑子才可以去研究脑子,我认为世界上最聪明的脑子才可以研究大脑本身。今天在这个屋子里的人基本上都不具备世界上最聪明的脑子,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不要去研究脑子会好一点。

今天说人工智能,其实是这个世界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并不是人工智能发生了很多变化。一年多以前,在北京的一个活动上,我讲人工智能今天能够被捡起来,不是因为本身发展的结果。人工智能到今天为什么能谈,和三个东西是非常有关系的。

第一,引用《金融时报》的一句话,“这是互联网的结束,人工智能的开始。”其中最错的,就是说互联网的结束。今天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讲人工智能,一个非常重要的物质基础,就是互联网变成了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对我来讲,可能人生最大的梦想是看到大脑被连到互联网上。如果没有这个物质基础,我们不但没有数据,所有讲的事情都不存在。

我想《金融时报》的记者肯定没有搞清楚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一定不要把互联网这个基础设施和传统意义上的网络化混在一起。《金融时报》的那篇文章,最错的是认为互联网的结束!

我觉得人工智能成为话题又被大家讨论,实际上标志着互联网对这个社会发展的又一次推动,这是我自己的理解。这是第一,为什么可以谈这件事情。

第二,我们今天又谈人工智能时,有一件事情是不可以回避的,就是我们重新看待了数据,是我们重新看待了周围的世界。

我前两天看到一个数据,听了还是蛮刺激的。大概是一两年前的数据:每年每个人平均消耗掉的,或者全世界为每个人生产出大概20亿个晶体管。20亿个晶体管什么概念,在70年代初IBM生产的一个芯片才2千多个晶体管。大家认真想一下,那时候整个美国加起来的晶体管数可能都没有一个人所拥有的晶体管数高。计算能力的爆发超出大家想象,这些东西带来的变化其实是今天我们又可以重新看待人工智能的基础。从70年代一个芯片上只有几千个晶体管,到今天世界要地球上每个人生产几十亿个晶体管,这是世界的巨大进步。

大家可以想想这是什么概念,前几天我在硅谷见到一家创业公司,大家知道今天做深度学习,或者做人工智能的人,必说GPU。那个创业者和我说要做一个处理器出来,这个处理器是今天最好GPU处理能力的1千倍。大家认真想一下,已经从2千个晶体管芯片到每个人有2亿个晶体管。如果再把计算能力提高1千倍,你想想看我们能干什么事情,任何人在有生之年不能干完的事情,一眨眼干完了。

第三,回到数据上。除了刚才谈到的医疗之外,有一个事情非常了不起,也是我们决定应该做一个像城市大脑这样的东西。camera,有时候就翻译成摄象头,我认为最好翻译成成像器械的发展。成像器械为我们带来了什么东西,你今天坐在这儿,还找不找得到一部没有摄象头的手机,找不到。你甚至都买不到一部只有一个摄象头的手机,因为成像技术的发展,人类突然出来一个喜好,自拍,它的结果就让人类自己自身的数据被留下来了。

同样大家在说无人车,无人驾驶时,可能忽视了一个事情。今天一辆车上有多少个成像设备,无论这个是用camera做出来,还是用雷达的电磁波做出来,它还是一个成像技术,今天一辆无人车实际上是一辆成像技术的车。

关于释放城市大脑,大家可以设想一下,今天城市里有多少成像设备来感知城市的一切。从小的手机,到你开的车,一个城市的所有东西,其实让数据的分布程度超出大家想象的。

前几天我看到一家公司,大家可能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天上有多少卫星在飞,拍下了多少张照片,它可以帮助我们回答多少回答不了的事情。我看到的这家公司就是拿卫星的图像估算全世界石油的储量,我看了之后觉得很有意思,我们应该为城市做一件事情。为什么呢,今天城市修了那么多道路,我们永远不知道在这一时刻所有的车占了城市道路的多少面积,其实卫星图像可以告诉你。大家也知道卫星图像多到了我们没有办法处理,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所有成像出来的东西人都是不能看的。今天你拍过的照片一定比你看过的照片多,这时候只有机器可以把它看完。

这三个东西发展到今天,可能人工智能最好的叫法是叫机器智能,可以让机器去干以前人不能干的事情,这是真正变化的开始。

城市大脑

发展到今天,我们有机会想象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叫城市大脑。这个想法真的是源自杭州,大家认真想一下,今天的城市是非常了不起的。我看过一本书,它讲城市是人类最了不起的发明。今天我们所有做的事情能不能离开城市,高铁、航空、电、车,你会不会把一辆无人驾驶的车不开在一个城市里。城市本身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发明,它实际上是所有发明的一个重要平台。

到了今天在讲机器智能时,这个平台会出现什么东西,最早的城市只有路,它并没有供水系统。后来有了供水系统,慢慢觉得应该有电网,慢慢有了下水道。大家应该看到城市的发展过程当中,技术发展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东西。

我相信城市发展到今天,使得我们有机会来做非常大的创新。所有今天我们完成的发明,无论是互联网也好,手机也好,成像系统也好,卫星也好,火车也好,飞机也好,都为这个城市积累了巨大的财富,那就是数据。

第一,我们不应该做传统意义上的信息化系统,传统意义上的人工智能。我们应该做一个东西叫做城市大脑,它会是未来城市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就像今天的供水系统,就像今天的供电系统,一个城市没有它是运行不了的。非常欣慰的地方,也是大家觉得在杭州做人工智能创业是最好的地方。

第二,站在我的角度,数据不再被当大数据来卖,我们第一次把数据当成是城市非常重要的资源来看。同时,杭州市也成立了一个部门,这个部门和中国或者世界其它地方部门不一样,它不叫大数据部门。它是一个数据资源部门,我想这也是在中国第一个城市叫数据资源的地方。

城市大脑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当今天我们有了基础设施之后才可以真正的用数据资源,优化人类历史上任何其它的资源。水的资源、道路的资源、电的资源,所以我想我们在杭州做这个东西,是从交通做起。先不说交通堵的问题,我自己一个非常小的心愿是,如果有了数据资源,有了天上卫星的这些资源,有了城市大脑这样的基础设施,杭州是不是可以把更多的路面腾出来给市民做公园,而不是拿来跑车。因为可能车用不了这么多,只是我们不知道。我想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大的一次进步。

如果我们在杭州把这件事做好的话,它的意义就和伦敦第一次修地铁是一样的。今天所有的城市发展享受了很多人在城市建设过程中所发挥的创造力,历史给了我们一次机会,因为有互联网这样的基础设施,有这么大的计算能力,因为有那么多数据资源,使得我们可以为一个城市添加一个新的基础设施。

我相信今天所有的问题都不是因为人的不努力、大脑的不努力带来的。是因为城市发展到今天,所有的问题都不是人的大脑可以解决的,这是我了解了这件事情之后才慢慢体会到。那靠什么?靠机器的智能来解决这件事情。就像在人类的城市发展历史上,最早城市所有的动力,所有这个城市发展的动力都是靠人的力气来推动发展。慢慢会觉得人的力气是不足以推动一个城市的发展,我们才把马引进来了,在英国才把水的动力引进来了。再发展到后来发现还是不够,所以有了蒸汽机。城市发展到今天靠我们的脑力是不够的,需要机器的智能帮助我们把城市发展好,这是我想讲的第二件事情。

下一个十年登月计划

为什么会提到下一个十年的登月计划,这和我在阿里巴巴的经历也有关系。我们在09年的时候曾经在讨论,那时候讨论数据对未来的影响,于是我们就把公司内部有关数据的项目统称为“奔月项目”。后来有一次聊天,我就随口说了一句,当时做的登月项目非常了不起。奔月和登月是有差别的,嫦娥奔月是去了之后不回来。你要把一个人送上月球还要回来,比一个人只送上月球,让他死在那儿简单得多。

后来我们达成一个共识,当公司内部能用好数据,变成一个企业财富时就叫做奔月计划,这是第一步。当整个社会能够很好的把数据资源变成社会重要资源时,我们把它当做登月项目。

大家设想一下,在阿波罗飞船上有了人类真正意义上的移动计算,这是第一次把计算机装到了这么远的移动装置上。我想那个时候所催生的通讯技术、生物工程的技术,我们今天都在享受。当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时,当我们有过去从来没有过的计算能力时,当人类积累了历史上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数据资源时。因为城市大脑这样一个基础设施,我想不但会为老百姓带来很多事情,而且也会带来非常多新的研究问题。